Pinned toot

新置顶带你快速了解我!

1.所在站是成人站,有很多成人表情比如 :boob_planet: :brown_vagina: :chocolate_strawberry: 可能会经常使用
2.引起我的不适或不安就会被我block
3.是个正常的变态,不过我觉得正常的部分多一点,没她们评价的那么夸张啦——(超长音)
4.话唠,很能刷,很能说
5.欢迎金钱上的py交易只要钱到位我可以写ns和爱它的男人的黄文,我可以,我还写过男的操华夫饼女的操苹果之类的,经验丰富,文笔极佳
6.是个写手
7.非常容易陷入焦虑,焦虑起来无法动弹,引起焦虑的源泉会被我无情规避(?)

人不需要吃烤鱼片也能活
人不需要吃烤鱼片也能活
我要为省钱大业尽心尽力
我让家里的开销每个月降低三分之一!!!
人不需要烤鱼片
比宝更不需要!

好冷,止痛药吃了好像一直没用,有点饿但是吃不下去东西,呜呜!

我自己估计的阅读速度是900/min,刚刚用一周的时间对着一周的阅读字数算出1100/min这个数字,理论上最快的速度大概是1500/min,那么我只需要一个长时间的练习和习惯就能达到这个速度了(喃喃)

周:瓜儿,瓜儿……瓜尔佳氏!这不就是好南瓜的意思吗!
我:憋笑

Show thread

周吓人:我要这个
周吓人:我昨天看到了冰格切斯特
周吓人:冰格……切斯特?
周吓人:?切斯特?
我(憋笑):冰格南瓜?
周吓人:对,冰格南瓜
周吓人:狗东西,你笑什么呢!
我(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Show thread

周吓人一边强调自己很清醒一边在和我争论那个被我做成腌笃鲜的部门经理的死活

Show thread

回到她不清醒的时候
我:啊,我腰疼
周:为什么会腰疼
我:因为我生了切斯特之后坐下病来……
周沉思:那你生下来的是黄色的那个吗
我:对的
周:那怎么白了呢
我:因为我让他觉醒了斗之力二段所以收集了灵石
周:哦……这样子……
周振奋:不对!旺达已经绝经了!切斯特不是你生的
我镇定自若:你忘了我有不老表了,我回到三十多岁生的
周,狐疑:……真的吗?
我:那当然了,我怎么会骗你呢
周:哦那也……
(随后她就清醒了,啧)

Show thread

清醒(但并不完全清醒)之后
周:你驴我!!!你一直在驴我!我醒了我跟你说,我坐起来了!
我:哈哈哈,你醒啦,明天记得和我去搞冬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支离破碎的回忆和我对她的嘲笑之后)
周:你为什么这么对我!苦海划水就不会驴我!
我:我问你我可不可爱你就回答超可爱就行了,哪来的部门经理
周:可是你的部门经理确实和我说过那个话啊!我上厕所回来他正要去上厕所我们两个在走廊上说的!明明就有啊!!!这个世界上为什么容不下一个自由的灵魂!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是部门经理有界限啊
周:真的有啊!!!!!!!虽然可能你并不知道!!!!但是它真的发生了!!!

Show thread

周吓人刚刚开始说胡话
说了一些奇妙的话
我:我是不是超可爱,算了,我知道我超可爱,别人也这么认为
周:是吗,你的部门经理可这么想,上次还跟我阴阳你来着
我:那明天我就吃了他
周:可是你上周不是和我说你要吃素吗
我:我把他打成植物人再吃
周(迷糊了一会)
周:可是你不是没上班吗你哪来的部门经理和同事
周:算了,巨鹿会把笋子弄断吗
我:应该不会吧,秋熊会
周:那下次上线我们去采笋子吧
我:嗯嗯,哈哈哈,我要记下来哈哈哈
我:我有点饿了
周:你部门经理呢
我:我吃完了
周:那么大一个呢!
我:我吃到饱食度溢出
周:不对我记得你把他做成腌笃鲜
我:我没笋子
周:巨鹿刚来冬天就有!下次我们就去
我:嗯嗯,哈哈哈,去去去

别的不说,我以前这数学笔记确实记挺好看
就是没啥用(?)

这本书说到了孕期激素的不同,然后着重(也没有)说有些女人自身激素状况有问题,所以一次又一次地怀孕
我:有被色到

吵架还可以用"你能忍fgo运营就能忍我"这张牌,拜登都没你会打牌

Show thread

笑死,男性5羟色胺含量比女的高出近一半,也就是说,很多男的那种"哎呀你那么紧张干什么"还真就是生理导致的()

而且我个人建议大家用一些割韭菜氪金手游比如fgo和明日方舟来当做择偶标杆,这俩游戏的满配阵容不仅说明对方有钱有闲有肝,还说明他涵养好,忍人程度拉满,以后过日子差不了的!

Show thread

app的视频广告,俩女的给一个男的递水男的接了其中一个,另一个大怒,君何以不悦老子,男的说,因为她的xx手游是满配阵容
2021年了,二次元都不用这个择偶了!

单身青教斯内普招妓招到斯莱特林毕业生的相声梦女文学。看一眼会下地狱。我先起个头。 

(一)
作为一个身体健康,精神基本稳定,无遗传病史和明显不良爱好的单身成年人,斯内普获得性满足的方式十分稳定,自慰,冷水澡,咒语和药剂,只有实在不行才会去招妓,频率大概一年两次。跟活人的体验并不比在黑漆漆的地窖自己来一发更好,纯粹的做爱会把人掏空,他完全清楚这一点。更别提每次都要换上麻瓜的衣服,去古灵阁兑换麻瓜的钞票,事后给瘫在床上的女人来一个一忘皆空,再给她嘴里灌上200ml避孕魔药(每次这么做的时候都让他感觉自己像个十足的混蛋)。

“我觉得也许你该停止去操那些麻瓜女人了。”纳西莎端着酒杯,用问候天气的语气跟他说,“Eww,说真的,你不在乎的话,至少要为了黑魔王想想。”
“我为什么要在跟女人上床的时候想黑魔王?”斯内普讥讽道。
“老天,你是不是真的听不懂。”纳西莎说,“他迟早会回来的,你觉得到时候他听说你一直在花钱找麻瓜女人会怎么想。就算不看在黑魔王的份上,难道你能忍受他们用的那个东西,麻瓜叫什么来着,避孕套?”
“至少用了避孕套的话老马尔福就不会得龙疫梅毒了。”他说。
纳西莎冲他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好去处。”她恢复了优雅,“非常漂亮,非常贴心,在圈子里有口皆碑,一晚上的价钱估计韦斯莱家的穷鬼要赚两个月。并且还是会员制,新人只能靠熟人介绍,非常安全。”
“哦,你不说我还以为是去觐见玛丽安东内特呢。”他讽刺地说。
纳西莎嗤笑了一声。
他们又沉默地喝了一会儿酒。
“不是绿眼睛吧?”他装作漫不经心地问。
倒不是说他对绿眼睛有特殊的癖好或者阴影,但是上次的麻瓜应召女郎在他腿间跪下,抬起那双绿眼睛看向他的时候,过了整整五秒斯内普才发现自己已经把她击晕在了房间另一头。那天他留下了双倍的小费。
“不是。”纳西莎简略地说,“你不用担心。她嘴很紧。”
他怀疑这句话有两种含义。

也许是酒精在他体内起作用的缘故,也许是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触摸过活人了,他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拒绝。而纳西莎显然把这当作同意。两天后,一张带着淡淡香水味的卡片经由纳西莎转交飞到了他的窗前,措辞非常礼貌,这位叫Candice的女郎(好俗,明显是个艺名)显然非常面面俱到,询问他有没有特殊癖好或者对长相的要求,他说原样就好。

于是在约定的一个周末,斯内普来到了这位Candice女士位于市郊的房子。房子收拾得很漂亮,花园里开满玫瑰,一看就知道是两位以上家养小精灵不懈努力的结果,可是自从进屋之后斯内普没有看到任何生物。衣架自动接过他的外袍,壁炉上的镜子则提示他上楼。他顺着楼梯上了二楼,一扇厚重的木门微微弹开了,斯内普伸手推开那条窄窄的门缝。
一个年轻女孩侧躺在床上,浑身上下只穿着内衣(并且布料比寻常的内衣要少上三分之二),看见门开了,懒懒散散地撑起身来。
斯内普第一眼当然没看这女孩的脸(世界上也没人能做到),等他花了两秒钟把视线上移到她的脖子以上时,他僵住了。透过她蓬松的卷发和淡淡的妆容,他还是一眼认出这张完全意想不到的脸。塞西莉亚·贝克曼,他还记得这女孩坐在坩埚后面,抬起猫一样的大眼睛望着他的样子。她伸手把魔药捞进试管里,走到讲台前,而他冷哼一声表示满意——因为那天杀的就发生在不久之前!三年前她毕了业,而斯内普甚至为此感到过遗憾,觉得她应该到圣芒戈当个治疗师什么的,之后就杳无音讯。而现在,他教学生涯中遇到的屈指可数的聪明人正穿着性感内衣躺在他面前,双唇微启,脸上露出一副惹人怜爱(和惊恐)的迷惑神情。
“教授?”她轻声说。

斯内普夺路而逃。

与此同时,他身后传来了巨大的噪音,斯内普冲到门口才意识到是屋里的另一个人在哈哈大笑。这很不寻常,在校七年斯内普从没听到她笑出声过(这也和他面对学生时一贯的个人形象有关),但塞西莉亚确实通常表现得沉着稳重,而不是现在笑得像中了黑魔王本人发射的大笑咒。斯内普之所以有空考虑这些,是因为——
“这门怎么打不开!”他怒吼道。拿魔杖戳着门锁,发射一道又一道的阿拉霍洞开。但是没用,厚重的木门一动不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妈呀……”身后传来那女学生毫不间断的大笑,上气不接下气,同时伴随着滚来滚去踢腾双腿用手拍床的声音,听起来活像是需要急救,“我的妈呀!救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
伴随着窟窿一声闷响,她从床上掉下来了。摔在地毯上的声音像橡皮鸭子。
对了。在这滑稽戏一般的场景里,斯内普心如死灰地想到,我可以幻影移行,我怎么早点没想到呢。他握住魔杖,开始用尽全身力气回想霍格沃茨里他那安静的地窖,舒适的扶手椅,暖和的壁炉,亟待打上T的一打魔药课论文,他不管那是哪个学院的,只要地窖里没有只穿内衣的疯女人——这不是很费力气,因为他现在全世界最想去的地方就是那里。他闭上眼睛试了一次。塞西莉亚断断续续的呻吟和笑声还在。睁开眼睛,又闭上。
面前还是那扇厚重的雕花木门。
斯内普感到彻底的绝望。

“等等,等等!”那女学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地毯上爬了起来,揉着肚子连滚带爬地冲他移动了过来(路上还让长毛地毯绊了一跤),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扑上来一把扯住了他的袍子:“您先别走!”
斯内普冲她举起魔杖,塞西莉亚哀鸣一声倒在了地上,咬着嘴唇(天呐她居然还想笑)说:“我可以,我可以解释……”
“这儿为什么没办法幻影移行?”他听见自己的声音空洞地说,活像从坟墓里传来的一样。
“这间屋子里没法幻影移行。”那女学生跪在地上温顺地说,好像她在给一个无知的学生耐心讲解什么宇宙定理似的。
“那浴室呢?”他把眼睛移到屋里的另一扇门上。
“不行。”
“走廊?”
女学生轻轻摇了摇头,又开始使劲咬着嘴唇,浑身颤抖。斯内普感到一阵杀人的冲动:“那这间房子里哪儿能幻影移行。”
“从这儿到门厅都不行。”塞西莉亚遗憾地说,“除非您现在下楼走到大街上,路过我的三个家养小精灵和两位精通格斗术的朋友,要不然就只能打破浴室的排气扇钻出去了。”
“我没看出你的房子有什么必要配置上霍格沃茨和魔法部才有的安保系统。”斯内普说。
“为了防止客人完事儿了不给钱就跑,教sh……先生。”塞西莉亚回答。
斯内普抬脚就想踢她。
塞西莉亚可怜兮兮地尖叫一声,一把就抱住了斯内普的小腿,同时跟演话剧似的大声分辩道:“我可是要靠这个吃饭的啊,先生!”

两个人在门口搏斗起来。斯内普一边努力甩脱她一边试图夺门而出,塞西莉亚笑得直岔气,可怜巴交地拽住斯内普的袍子,斯内普一试图打她,她就发出橡皮鸭子的叫声。虽然双方力量悬殊,但是碍于其中一方选手浑身上下没几块地方可以下手,竟也打得难分伯仲。最后,斯内普抓住时机一把掐住那女学生的两个上臂,把她牢牢制住了。
“贝克曼小姐。”他咬牙切齿地说,“现在,你立刻给我坐到床上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下来。”
他本来以为这很困难,所以刻意拿出了还在给她上课时的架势,没想到塞西莉亚耸耸肩,温顺地答道“是”。他一松开手,她就立刻转头回到了床上(手臂上留下两道淤青),乖乖地跪坐在那里不动了。

斯内普捂了一会儿脑门,像傻子一样在屋里来回转了几圈,终于找回自己的脑子,开口道:“贝克曼小姐,我记得你当时NEWTS证书取得了五个O.”
“是。”她温顺地回答,“其中一个还是魔药课的。”
“天杀的我知道!”斯内普冲她大吼起来,感到自己脑瓜子嗡嗡的。不得不深吸了几口气又问:“那你为什么最后,well,毕业之后来当应召女郎?”(end up being a prostitute)
“您可以不用这么客气。”那女学生睁着一双无耻的大眼睛说,“以您现在的情绪完全可以直接叫我hooker或者hoe的。”
斯内普再次拔腿就走。

tbc.
后面的我修修看怎么才能下地狱下得轻柔一点

第一节课就应该发生不对,头15分钟在给大家介绍python,很正常,20分钟画风一变,忽然进来个小机器人,然后一切代码开始围绕这个机器人,缓缓地,展开……展开……展开……

Show thread

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去年第一次试图学习python失败这件事不完全是因为我笨,而是因为我蹭的课是机器学习……第一节课就开始说什么人工智能了,让我这个人功滞能直接停转了,全剧终

Show older
Switter

Switter, a sex work-friendly social space. Check out Tryst.link, our verified escort directory. Looking for listings? Visit Switter Listings Looking for Backpage alternatives?